抚州做近视眼手术,抚州做近视眼手术价格,抚州做近视眼

时间:2017-11-18 04:52:09 来源: 湖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进入数字报 我要爆料

抚州做近视眼手术,

  核心阅读

  广东深圳中院去年全面试行“繁简分流,简案快办”机制,大幅提升办案质效。目前,深圳、广州、东莞、江门等多地法院推开了这项改革。改革后,该省法院约90%的案件都能适用审前调解或简案快审,剩下10%的繁琐疑难案件得以精审。

  2月14日,广东省高院向全省法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民事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的实施意见(试行)》,民事案件审理进入快车道、标准化。

  简案如何快审

  事实简单、证据齐全,集中审理

  黄振东是广东深圳中院劳动争议庭的一名审判长。一个上午,他紧锣密鼓忙完了4个案件的庭审,每个案件开庭半小时后就写出了裁判文书。如此高的办案效率,让案件当事人惊讶,也是法官们以往无法想象的。

  如今在深圳中院,案件进来后,会被贴上红、黄、绿不同标识。红色代表疑难案件,分给院庭长审理;黄色代表普通案件,由一般的审判员办理;而绿色所代表的简易案件则统一归快审审判员负责。民事审判庭的法官则相应被分成3个库:简案快办法官库、普通案件法官库和繁案法官库。

  “这就好比医院有简易门诊、普通门诊和住院部,处理简易案件就相当于让当事人挂简易门诊,以最快的方式配药。疑难杂症则让专家来进一步诊治。”深圳中院副院长黄志坚说。

  2016年,深圳全市法院受理案件在2015年的高位基础上同比又上升19%,达到34.08万件。然而,全市法院办案法官数量则由2015年的1033人减少到目前的981人。法官普遍处于超负荷状态,基层法院有些案件正常排期要半年后才能开庭。像这样案多人少的矛盾,在广东特别是珠三角法院系统普遍存在。

  2016年10月14日上午9点多,一批信用卡案件在深圳福田区法院开庭审理,至当天12时,3个小时共审理近20起。该院民事速裁团队审判长张泽介绍,以信用卡案件为代表的金融纠纷占全院收受案件总量的1/3,这类案件大部分事实比较简单,证据较齐全。为此,福田区法院实行集中收案、集中送达、集中管理、集中宣判。如在开庭时间上,“以原告银行为单位划分,无论银行委托了几名代理人,全部在这个时间开庭,开一次庭就可以审理多件案件。”张泽说。

  就这样,福田区法院一年可以审理5000多件信用卡案件。该院去年增建的速裁快审快执团队以全院14.3%的法官、19.5%的辅助人员,办理了全院50%左右的新收案件。

  广东省高院民一庭负责人说,当前比较普遍的办案方式是案件繁简混杂,一起随机分案,导致法官办案平均用力,简案不简、欲快不能,常常还要同类案件重复劳动。繁简分流对症下药,解决的就是司法资源配置不合理以及由此造成的浪费问题。

  求快如何兼准

  全流程有规范,办案终身负责

  快审案件虽然高效,但会不会因时间仓促造成质量下降和裁判尺度不一?对此,广东严格规定了可以实施速裁程序的案件范围,除了将引入智能技术来甄别分流以外,对于有争议的案件,可经人工甄别后退出速裁机制。对快审简案,除了强调“快”,还尤为注重“准”。

  按规定,广东各级法院要全流程遵循规范,从立案分案、庭前准备、开庭审理、合议庭评议,到庭院长管理监督、专业法官会议及审委会讨论,再到案件质量评查、责任追究和法官考评全部加以规制,庭审全程都要录音录像。再加上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全方位扎紧公正办案的“笼子”。

  近期,深圳中院立案二庭审理了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虽然只有一个争议焦点,但由于其涉及同类案件裁判标准的统一问题,承办法官慎重起见,还是将该案先后提交到二庭审理和民事审判庭专业法官会议进行充分讨论,进而确保了裁判质量。

  裁判文书的标准化、要素化、简易化,也有助于保证速裁案件的办案质量。这从佛山市中院一份关于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的裁判文书中可见一斑。这份判决书上有一张表格,每个赔偿数额如何得出、有何依据均可按图索骥,一目了然。“判了7万多元,比我要求的少,但我服气。”这起案件的原告李雪拿到判决书后说。

  繁案如何精审

  筛选骨干法官,全力负责“杂症”

  采取案件繁简分流后,少部分速裁法官消化了大量简易案件,使优秀、骨干法官能有更充足的时间和精力解决“疑难杂症”,对案件的判断更从容、精准。在广东,负责繁案精审的核心主体是各级法院的院庭长。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在查明事实过程中涉及很多专业性问题,大多需要进行医疗鉴定才能明确责任,所以较为耗时耗力。在深圳中院一宗二审案件中,上诉人廖某、刘某诉某中心医院、某人民医院要求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因案件中死亡患者未做死亡鉴定,无法进行死因推断,导致不能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医院诊疗和死者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也难以确定。这个烫手山芋到了深圳中院副院长胡志光手中。

  在审理过程中,合议庭不但仔细研究了相关法律规范,还调阅了大量有关医学文献资料和全国各地法院的类似判决,厘清了医疗机构在尸检事项上的责任边界,进而做出了一份思路清晰、论证充分、令人信服的判决书。经过酌定,该中心医院赔偿责任由一审中的20%提高至40%,上诉人获赔金额由19万多元增长至38万多元。

  本期统筹:许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6日 04 版)

(编辑:叶岚 新闻报料:8110110     在线纠错

推荐阅读


首页

回顶部

【秦楚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秦楚网”、“来源:十堰日报”或“来源:十堰晚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十堰日报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秦楚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8208110